This is not Egypt.

 

經過緊繃又崩潰的一整夜。

從倫敦出發的飛機是晚上十點半左右,預計抵達開羅時間是清晨四點。
順順地登機了之後吃了點東西,(反常地)不打算看任何電影,因為到達開羅之後要馬上轉機飛往Hurghada,然後是一整天的潛水行程。
沒有休息會累死、沒有睡覺會累死,如此不停地用力把自己催眠。

但是事實上在一切都狹窄到不行的波音737裡面這比想像中的還要困難。
不管身體怎麼努力都沒辦法彎曲到一個睡覺時比較符合人體工學並且不會肘擊隔壁胸毛大叔的位置。
然後無法順利入睡的原因也包括了格林威治時間半夜約一點半時前三排座椅傳出了一陣陣呻吟聲。

這裡的呻吟聲不是那個呻吟聲(哪個?)而是某位阿北聽似非常痛苦的低鳴。
先是兩三聲呃呃啊啊把我從REM的狀態中驚醒,然後漸漸越來越大聲,隨著最後一次呻吟,突然他大聲吼叫/尖叫了起來。
此時整架飛機(波音737真的沒有很大⋯)的人全都醒了。阿北身邊坐著的女性像觸電般跳了起來,也一邊叫著一邊逃向機尾。

因為大家都還沒有完全醒所以飛機內緩慢緩慢地騷動著,我的意識和思緒還沒連上線還在「⋯⋯蛤?」的狀態時,燈亮了。

兩三位空服員,似乎也包括了機長先生還是副機長先生總之就是有三排還是四排線的大叔也跑了過來,團團圍住前面的座位。
終於意識到事態嚴重的我和D先生面面相覷,轉頭望向那位本來坐在出事大叔身邊、一臉驚魂未定花容失色的小姐。

 

結果順利在四點左右到達開羅機場,實際上仍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就於有詢問機上有沒有醫療人員的情況之下,應該是某種緊急醫療事件吧。

雖然在任何情況之下發生這種事都一樣可怕,但在這種情勢緊張的時間點和目的地國家的飛機上,驚嚇的程度更加滿點。

但,在驚嚇之餘,腦內的小精靈竟然還會拍拍我的頭:「妳自己選擇要來這種動盪地區的。罷了,罷了。」(為何小精靈如此老派)

 

然後緊接著六點的飛機,七點半到達Hurghada。

本來想說開羅機場太多人(根本養雞場)然後又被說沒什麼時間了趕快去轉機(其實根本登機門都還沒開)
於是沒換到錢也沒有太多時間研究手機等事宜,還以為簽證先辦好省了時間,到達Hurghada後才發現那機場根本是巴士站,什麼都沒有。

 

我們就這樣一毛埃鎊都沒有被推上一台計程車,餓著肚子睡眠不足地被載往海邊,準備搭船出海下早上第一支氣瓶⋯⋯

 

大清早的Hurghada街道頗乾淨、臨海的公路非常清爽,交通還算有秩序。
這時候的我們都不能理解潛水教練威利先生所說的:

 

「Hurghada才不是埃及。」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This is not Egyp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