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agonia

 

九月的假期計畫在從斯里蘭卡回來之後就如火如荼地開始了。

其實本來九月是打算要去馬來西亞參加D先生的朋友威廉的婚禮。
但因為D先生的這位愛爾蘭朋友在今年連續於馬德里和拉斯維加斯辦了瘋狂單身趴(拉斯維加斯美其名是出差)
六月時又在Eastnor城堡裡盛大地舉辦了英國這邊的婚禮(未婚妻是馬來西亞人所以九月在馬來西亞再辦一場)
義氣相挺的D先生(其實也是伴郎)全部都兩肋插刀地參加或出席了。

 

「九月留給我們自己吧。」

然後從馬德里回來之後D先生(抱著瞬間折壽十年的肝)說了。
九頭雄鹿扮成桑德斯上校、準新郎穿著公雞睡衣一行十人在馬德里大街上殺進肯德基裡的事蹟就不多提了。

拉斯維加斯倒是意外地知性。(有嗎?)

 

 

也許也是因為兩顆沙發馬鈴薯超級不beach-ready的body羞於去西巴丹怕把海龜都嚇跑了。

 

於是我就開始著手計畫九月的旅行。

其實九月可以去的地方很多,不過基本上因為人老了所以會開始把bucket list一條條地列出來。
往下慢慢一個個剔除,選擇覺得最有可能在兩個禮拜之內辦到的地方。

秘魯、玻利維亞,甚至西伯利亞鐵路等都把兩週的行程排出來了,默默地覺得這些地方兩週還是不夠。
而且西伯利亞鐵路光是第一週就會用到四個簽證,預算上來說CP值有點太低。

 

最後的結果是Patagonia,巴塔哥尼亞。

早前看過BBC的巴塔哥尼亞特別紀錄節目之後兩人就對這個地方充滿了憧憬。
那些因巴塔哥尼亞特有的強風而形成的特殊塔型山脈,頂上堆滿了白皚皚的雪。
巨大的冰河與時間被結凍的自然風景,就像那些在山谷中奔馳的馬,巴塔哥尼亞有著最原始的野性,使我們悠然神往。

 

在因為是肩膀季所以很多東西都無法確認的陣痛期緊接著確定了真的大部分都還沒開始營業後的崩潰期之後,總算是定案了。

幾乎沒有健行經驗的我們在七天之中背著十公斤的行李徒步走了一百多公里。
深夜裡登頂想一睹日出時的紅色百內塔,在一片漆黑的樹林中小木橋上發現新鮮的美洲獅腳印瞬間寒毛直豎。

現在想想都還是覺得我們是如此地又傻又瘋狂。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