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i Lanka Day 5: Lipton’s Seat – Adam’s Peak

 

斯里蘭卡第五天的路程。
Haputale Lipton’s Seat Dalhousie Adam’s Peak

 

Screen Shot 2016-04-09 at 21.16.38

 

 

這天一大早四點我就醒了。非常睏但是為了日出認命地爬了起來。
天空當然是一團漆黑。梳洗了一番之後就整理行李,四點五十分左右在大廳集合,碰到德國姊妹和老闆。
可愛的老闆還穿著睡袍,看似愛睏但也好像頗習慣了,遞給我們一個小小的紅白塑膠袋說是早餐然後就道別了。

五點整老闆幫德國姊妹叫的嘟嘟車準時出現在旅店門口,而我們已經坐好在車上待命就跟了上去。
山區早上非常冷風也很大,大概才10度或不到,體感溫度一定有10度以下,坐嘟嘟車應該挺辛苦的。
一路上仍然是一片漆黑,跟著前面嘟嘟車微弱的燈光一路晃動,路上完全沒有別的人或車。
經過Dambatenne茶廠也是一片死寂外觀看起來根本就像恐怖電玩裡的精神病院(喂)。

Google導航是完全正確的所以即使看不太清楚路只要跟著就好了。
不過因為隱約可以看到四面八方全都是茶,然後坡度越來越陡峭,但因為太黑所以不太確定,整個很怕一個輪子一滑就下去了。

 

約五點四十分左右的時候來到了一個大彎。
前方的嘟嘟車靠在路邊停了下來,司機先生也指示我們靠邊邊停。
此時天空已經有一點點魚肚白,我們疑惑地看著司機先生。

「這裡是看日出最好的地方,比Lipton’s Seat還棒。待會再帶你們繼續上去。」他說。

 

結果他說的沒錯。

陸陸續續又有另外兩三組人到達,人不多而一片寧靜,所有人都屏氣凝神地等待著日出的那一刻。
陽光灑落在茶園的瞬間,照亮了每一片茶葉,反射出來的金色光芒充滿了朝氣,同時又因為遠方的霧霾而帶了點神秘感,一剎那整塊大地都好像活了起來,心裡的平和與感動筆墨難以形容。

 

 

 

 

 

 

 

 

 

 

 

 

 

 

 

 

 

 

 

看到Haputale的日出就覺得選擇來這裡真的是來對了。
當初在掙扎到底要去Nuwara Eliya還是Haputale的時候就是因為看到其他旅人的遊記裡Haputale日出的照片而直接就決定了就是它。

 

 

 

 

 

上面這張照片就是我們停車下來看日出的大彎。
茶園裡有三隻剛起床的活潑小狗到處找人玩。

看完日出之後我們又上路,繼續前往Lipton’s Seat。

 

 

 

 

不管是車子或是嘟嘟車都可以攻頂直接開到Lipton’s Seat沒有問題,Google小姐帶的路也是正確的。
公車是絕對不可能因為hairpin bend的彎道過不去。
People carrier那種七人座還是九人座的麵包車也不太一定,我是覺得應該無法,因為上面這張照片就可以看到路其實非常窄。
我們的車是極限已經剛好塞滿了整個道路的寬度,轉彎的時候還要先倒車才轉得上去,
一路上都非常緊張待會要下來時因為天亮了車輛應該會比較多要會車怎麼辦。

 

 

 

髮夾彎道。

 

 

 

 

 

 

 

 

 

 

 

然後抵達了Lipton’s Seat。雖然風實在是很大被吹得東倒西歪,但是看著眼前的美景一邊滿滿的感動一邊嘆息真的是死而無憾了。(如此容易滿足)

 

 

 

 

 

 

 

 

 

 

 

 

 

 

 

根本仙境。

直到很久很久以後的未來的某一天,整個地球都被開發完成,每一個國家,每一個人的心中,都還有這樣的一片淨土該有多好。

 

 

 

 

 

不知道是不是剛才那個大彎的小狗們其中一隻跑過來擺pose還有模有樣。

 

 

 

 

後面那是立頓的銅像可以過去跟他搭肩勾背。

說到這個Lipton就是有名的紅茶立頓的那個傢伙。
這個景點就是他常常坐著發呆勘查茶園的地方。
每天還要從茶廠補輪(台語)六公里多穿過茶園上來這裡坐著發呆實在是好辛苦啊。
不過當時這位男爵應該是坐馬車上來的吧。

 

 

 

似乎是穿過茶園下Lipton’s Seat的步道。

 

 

 

 

從Lipton’s Seat再往上一點還有一個更高的小小觀景台。

 

 

 

 

 

 

 

 

 

 

 

 

停車的地方(但也就只是隨便有空位就停著)。

 

從Lipton’s Seat離開之前跟德國姊妹和她們的司機道了別(給了他一點小費感謝他帶路上來)。
後來又在路上遇到他,他很開心地對我們大按喇叭,還在想說是誰這麼沒禮貌結果一轉頭看到他滿口白牙地咧嘴笑著。
他的嘟嘟車上貼著Awinco Rest Inn,如果有去住Awinco也需要嘟嘟車的話可以請老闆幫你預定,這位司機人很好。

然後其實跟德國姊妹們聊天聊了很多東西,一見面就還滿投緣地聊一些旅行的事情和路上的見聞。
一講開了連互相的名字也來不及問(或是根本忘了問),就只是一直在亂聊天。
到最後還是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也沒有留聯絡方式。
其實我覺得旅行中的這種萍水相逢很棒,當下投緣就可以亂聊天,但也不會因為好像一定必須要交到這個朋友般保持聯絡。
有人可能會覺得「交個朋友而已幹嘛壓力這麼大」,但還滿符合我這種孤僻鬼的。

 

然後我們就一路下山了。
所幸是沒有遇到什麼來車所以令人頭痛的會車一事沒有發生,連嘟嘟車都沒有上來,幾乎都是走路散步上山的旅人。
直到Dambatenne茶廠之後才有比較多車(因為公車會上來到這)但那時車道已經寬很多沒有什麼問題了。

 

 

 

(這要怎麼會車?!^q^)

 

 

 

 

從茶廠往外望。

花了一人250盧比的入門票參觀了製茶的過程。
雖然現在都已經差不多都忘了(喂)但是印象還是很深刻的是這些過了好多好多年仍然存在的過程。
這些製茶的過程應該幾乎都沒有變過吧,從海外的需求和供給開始,為了這些愛茶的強勢國家們。
整個茶廠內的氣氛非常的幽暗、寂靜也很沒落,機器器材也都非常老舊,但是依然轟隆轟隆地運作著。

粗細度不等的茶葉就是次等茶葉,留著當地人喝,而粗細度比較一致的就是上等茶葉,會輸出海外。
聽起來有種淡淡的哀傷,但為什麼在英國喝到的錫蘭茶沒有斯里蘭卡當地的好喝呢?

 

 

 

逛完茶廠去廁所時還分了員工和CEO等級的廁所。
CEO的廁所還有手動免治馬桶。

停車的地方同樣CEO的車位就是一個普通大小的車位而其他經理或員工的車位則只有一個摩托車大小的格子。
這種地位制的差別待遇到底是從哪個什麼時候延續下來的呢?還有好的產品輸出回家、次等產品就留在當地這回事,想想應該是立頓年代吧。
大概也就只有那個年代的大英帝國是這樣的心態了。
而這個時候的英國如果敢這樣做的話早就被告了,只剩下被殖民過的斯里蘭卡還延續著這樣的傳統。

 

 

於是我們繼續下山。今天要翻過好多個山頭到達Adam’s peak亞當峰山腳下的城鎮Dalhousie。

在路上打開Awinco的老闆幫我們準備好的早餐。

 

 

 

沾上了好多報紙的油墨喔。(^q^)

裡面夾的是一種有點點咖哩香辛料的味道和像是火腿一樣的東西。
搭配兩支斯里蘭卡風的迷你小香蕉。
吃的時候有種滑稽感因為是那位一早還穿著睡袍的無厘頭老闆幫我們做的早餐。
但因為很餓所以還是懷抱著感恩的心吃著。

 

 

 

下山的風景好美,令人神清氣爽。太陽也出來一陣子了所以有比較溫暖。

 

 

 

 

 

 

 

然後其實上去Lipton’s Seat是要收錢的喔(開車的話)。
下山時遇到的那位小哥實在是很可愛,英文講不清楚但是又很可愛地搖頭晃腦比手畫腳說我們剛才上來的時候他還在睡覺,現在太陽出來了所以他也出來收過路費了這樣。真的很可愛。喔還有記住忘記是前幾晚的旅店老闆說的,沒有收據的話一概不要付錢。

 

 

 

 

 

 

然後翻越了一個山頭,經過了一條連Google小姐都搞不清楚到底是不是路的地方。
(被下指示「請向右轉。」但是右邊根本沒有路啊!只好看著地圖繞另外一條越過那個區域)

逛完茶廠之後D先生一直想喝杯紅茶。
本來以為茶廠之後會請我們喝紅茶或是品嚐不同粗細度的茶葉結果沒有。
害我期待了一下想說既然教了我們Dust no.1、BFOP和FOP什麼的差異應該會讓我們喝一下吧結果沒有。
搞得我們兩個都想要好好地喝杯茶。
於是看到路邊有個小亭子就停了下來,年輕小哥忙著幫一位大叔切西瓜,那把又長又銳利的西瓜刀讓我想到ISIS,D先生卻走上前去買了杯紅茶。
這一切都好跳痛啊。

 

 

 

 

但是小哥還是很奮力地用洗得亮閃閃的杯子幫D先生煮了一杯滿滿都是奶的紅茶。

D先生又挑了幾顆橘子,眺望遠方喝著茶,然後又繼續上路了。

 

 

 

 

 

 

 

 

 

 

 

 

茶鄉真的非常的美麗。路上還會看到綠色的波浪之間躲藏著採茶女。
還有穿著白色制服準備上學的小孩子們。走在山間呼吸著芬多精和茶香應該是個很幸福簡單的童年。

 

 

 

 

 

 

這天依然是走走停停拍拍。

類似這樣。

 

 

 

 

或是這樣⋯⋯

 

 

 

不過我沒有告訴D先生他腳邊那好像是墳墓⋯⋯(心中急忙合掌)

 

 

 

 

 

 

 

彎彎曲曲彎彎⋯⋯

 

Haputale到Dalhousie的路程也不長但是路況不太好,再加上走走停停拍拍,還有Google小姐發瘋的路段,所以還是開了有點久。
途中經過了真的各式各樣不同的地形我都覺得我們只差沒有開著車渡河了。

 

 

像是這種高聳的千年(?)密林⋯⋯

 

 

 

 

 

 

 

 

 

 

 

 

 

或是這種侏儸紀公園般的樹林⋯⋯

 

 

 

 

 

 

 

 

 

 

雖然都是樹林,但是路況都還算過得去。
最怕的是遇到像這樣⋯⋯

 

 

 

 

 

 

這時候就會很想抱著我們的車子說謝謝你是4WD!!
即使在這種路上跟巴士會車也沒有問題⋯⋯!!
是啊我們就在這種路上跟巴士會車了。(登愣)

 

 

 

D先生把我丟出車外說要減輕重量而拍到這張照片。
燦爛的笑容朝著我揮著手,絲毫沒有察覺到他們的輪子離懸崖只有公分之差。(為了要閃邊我站在懸崖邊邊的一顆凸出來的大石頭上)

 

 

幾經一番折騰,橫越了各種不同的terrain,包括像這樣根本可以找到魔法材料似的枯木林。

 

 

 

 

 

 

我們總算是經過了水壩的橋,來到了亞當峰山腳下的Dalhousie(Delhouse)。

 

 

 

 

Dalhousie的存在差不多就是因為亞當峰吧,所以它真的沒有什麼東西。
即使有賣什麼,也都是非常遊客制的販賣品,但我實在覺得即使如此遊客也不會想買這些東西吧像是這種娃娃攤販:

 

 

⋯⋯感覺非常莫名。

 

 

在Dalhousie住的是Grand Adam’s Peak Hotel。
因為這是唯一一間在Booking.com上面看起來還過得去的旅店了。
其他不是沒有房間、評價很糟,要不就是根本不在Booking.com上面。
其實實際到了當地可以看到一些看起來還不錯的旅店,但老實說我也不會冒險什麼都沒訂到了當地才問。

只是Grand Adam’s Peak Hotel除了風景不錯(但旅店後面直接樓下好像是垃圾場或是工地,當時有點醜)
服務也不錯(但好像人力很不足只有一位年輕妹妹在跑進跑出招待人)之外其他真的沒有什麼值得住的好處了。
房間內非常地簡陋,房門關不太起來,唯一的兩個通風口其中一個被燕子築了巢(愣)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燕子,開關窗簾時都會掉一大堆乾草樹枝。
毛巾非常破爛,小小條的像面巾。雖然是乾淨的但是被用了很久那種硬漿的觸感。

最糟糕的是棉被,它根本就不能叫棉被,是一條上面有鴛鴦山水畫之類的那種土紅色毛毯(四周會滾邊那種)。
這條毛毯上的毛完全不蓬鬆,它每一搓毛都根根分明幾乎就像沾滿了人體的油脂髒污和灰塵。
不要說我本來就不愛毛毯,它這個樣子我根本不敢碰,連看都不想看就把它掃到地上。
但是山區晚上真的很冷,不蓋棉被真的無法,D先生克難地拿他自己的大條吸水毛巾把自己包起來,而我則是用本來一直嫌很佔位子的防風圍巾。

另外一樣很糟的是水龍頭和蓮蓬頭根本沒有水壓可言。
水龍頭完全沒有熱水,而沖澡用的蓮蓬頭稍微有一點點溫度,但水根本是用滴的流出來,完全無法好好地洗個澡。
洗完澡後冷得直打哆嗦還沒有溫暖的棉被可以蓋,當下真的很生氣,迫不及待等到早上可以離開。
隔壁還住進了八個人的背包客,不知道是不準備睡了半夜直接要去攻頂還什麼的吵吵鬧鬧地直到深夜,隔音非常糟糕,但全身都實在是累得要散開了還是迅速進入了夢鄉。

 

至於全身為什麼會很累呢?

當然不只是因為這天早上四點就起床了的關係。

 

本來的計劃是這天大約下午三點就到了Dalhousie,早早吃飯早早就休息睡覺了。然後隔天早上兩點起來準備跟著大家爬亞當峰再看一次日出。
爬完亞當峰之後的行程是再開約五個小時的車離開山區回到西岸前往Bentota用在沙灘上躺著不動來結束我們的斯里蘭卡之旅。
本來我的提案是從亞當峰回來之後大約早上九點左右,我們可以回房間睡到退房時間補眠,休息充足吃個午飯之後再上路。
但是D先生抗議了,不管我怎麼樣計畫D先生總是非常認命地照著我的龜毛計畫走,難得會有反對的時候。
主要是因為這天早上四點就早早起床,將近九個小時在車上,各種怪異地形,雖然一路上不停笑鬧但精神的耗損也非常大。
他覺得又要再一次睡眠不足,再加上這次是體力的挑戰,之後又再五個小時的車程,連續的疲勞轟炸,他怕負荷不了。
即使我再怎麼奉承他說他開車技術很好、體力很好、完全沒問題的啦等等都沒辦法說服他。默默地自己也覺得這個計畫好像有這麼一點強人所難。
於是退讓接受了D先生的提議,現在立刻馬上去攻頂。

等一下這樣有比較好嗎(^q^)

D先生的說法是:半夜去攻頂聽說實在是人很多,大部分的人都說約三小時就可以到達,最後的幾百公尺根本就只是在排隊。
會大約耗掉一個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在排隊。而且因為人很多的關係根本沒辦法好好享受日出,要看到著名的亞當峰山影也要碰運氣。
我們現在出發(當時約下午五點,到達時吃了西瓜和泡麵還發呆了一下浪費了很多時間)晚上八九點的時候回來,
還可以好好洗個澡好好睡個覺養精蓄銳,隔天睡到自然醒還可以慢條斯理吃個早餐再出發。

雖然奧賭賭但還是被說服了的我迅速換了衣服就出發了。
旅店的顧店小妹也說下午去很不錯,比較涼快,人也不會很多。
離開之前還再三確認了廚房會幫我們預留兩份晚餐,主要是因為怕超過了晚餐時間才回來吃不到飯而不開心的我因此消了一點氣。

 

 

 

Grand Adam’s Peak Hotel的入口區有個白板,上面寫滿了很多有用的攻略,這裡迅速挑幾個列一下:

  1. 像是如果要看日出的話半夜兩點就要出發,但是如果下雨的話大概就會看不到日出。
  2. 亞當峰不需要入場費,所以如果有人向你收入場費的話請直接對著他翻白眼(?)
  3. 有兩條路可以上亞當峰,一條是Hatton,一條是Rathanapura,記得從你上去的那條原路下來,要不然你會莫名地跑到離你的出發點十公里遠的地方。
  4. 可能會有人要你購買一些神聖的手鍊,你覺得漂亮要買的話也是可以,但它們真的沒有很神聖。
  5. 路上賣的瓶裝水都可以喝,但是小吃店用的水都是河水,請注意這個河水⋯⋯有點恐怖。很多在半山腰上過夜的當地人都會在那裡洗洗搓搓。要吃什麼小吃的話請判斷一下那裡是上游還是下游。
  6. 記得帶手電筒(這我覺得不需要,路燈很多,照明不是問題)、雨衣,食物和水。(重要!!爬到渾身無力時有顆巧克力或麵包餅乾什麼的實在是比什麼都還要救贖)
  7. 會有人說要陪爬當你的導遊,這實在是沒什麼必要(畢竟只是一座山)而且大概都會向你收2500盧比。
  8. 亞當峰是當地的神山,請不要帶酒上去發酒瘋。
  9. 亞當峰頂約海拔2243米,從Dalhousie開始爬需要再上升一公里。

差不多就是這樣,還有就是如果需要的話可以請他們準備好早餐,半夜攻頂之前可以帶著。

 

不過老實說我們當時在看的時候並不覺得怎麼樣,只覺得Dalhousie都海拔1260米了,只需要再上升一公里而已就可以攻頂覺得只是一塊蛋糕。
於是我們就只帶了兩小瓶水,什麼食物都沒帶。還有禦寒的衣服,想說不會下雨就沒帶防水衣。
後來D先生半途中看我因為怕吃不到晚餐而氣鼓鼓地覺得不太妙就跑去買了兩包餅乾以免爬到一半出事(出什麼事)。

但路上其實一直爬到很高都還是有小賣店所以其實不用怕會餓死渴死。
雖然白板上說這些小賣店都只是季節性暫時開店而已,我是覺得斯里蘭卡人這麼愛撈錢(夠了真失禮)應該是終年會有賣店所以不必太擔心吧。

 

 

 

 

走著走著就來到了亞當峰的入口。
白板上有教說什麼過了橋之後左轉之後看到彎再右轉還什麼但我全忘了。
總之跟著人群走就好了,雖然沒有早上那麼多人但還是會零零星星地有人在爬。

 

 

 

 

 

一開始是像這樣的臺階步道。
而且一路上都會有廣播在放佛經。

 

 

 

 

 

 

 

 

然後一路上都會看到很多人馱著很大的行李,頂在頭上走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這些賣店的貨源,真的好辛苦。

 

 

 

 

但是我真的懷疑除了食物之外這些東西真的有人買嗎?

 

 

 

 

 

看到這尊臥佛就知道山口到了。

 

 

 

 

 

過了這個門之後再沿著山谷和河流轉個幾圈之後就開始爬山了。

 

 

 

 

 

 

遠遠地看著亞當峰的山頂覺得有點絕望⋯⋯
好高好遙遠好可怕啊,我們真的可以在這個接近夜晚的黃昏時分有辦法爬得上去再回來嗎?
(突然意識到這好像比想像中的還要困難很多的兩人)

 

 

 

 

 

雖然叫做爬山,但是亞當峰的山路全部都是階梯。
但是會走到實在很希望這些全部都是斜坡。
爬樓梯需要用到的power比較多吧,走不到幾步就會氣喘吁吁。

一開始還好因為階梯都像上面這張圖一樣寬度很大,走幾步路上一個台階這樣所以體力負荷不會太大。
之後就會漸漸變成根本是亂砌的階梯,寬度很窄高度又各自都不同,一邊爬到覺得快往生了還要不時注意腳下。

 

爬到一半太陽下山了,雖然沒有看到夕陽但是看到了美麗的滿天彩霞。
一日之中可以看到日出和日落實在是很難得。
其實日出和日落每天都在發生,為什麼人們還是這麼愛看而且如此容易被感動呢?
我想應該是因為可以看到漂亮的日出日落的時間點(要很早起啊!)和地點都很難得,所以才會這麼地珍惜。

雖然這麼說但現在想回去那時候還是覺得很好笑。

整個人已經是處於亂七八糟又髒又醜不顧形象的狀態,一邊抓著扶手把自己用反作用力甩上去,灌滿乳酸的雙腿已經變成機械一般在前後擺動。
最後幾百公尺根本是頃斜的,要手腳並用那種坡度的樓梯,樓梯高度比寬度還大的那種。
送你一個強壯的金屬扶手請盡量服用,因為你需要抓著這個扶手把自己拉上去。根本不是爬山是一種攀岩的概念。

 

大約三個小時之後,五點多出發,大概八點多,天色已經全暗了,當我們兩個都覺得根本不是升山這是升天吧的時候才正式攻頂。
亞當峰對當地人來說是座神山,據說佛陀下凡時一腳是踏在亞當峰上,所以當地人都會來這裡朝聖,據說人們畢生的願望就是一生一定要攻頂一次。

當時已經是夜晚,還是有滿多人在峰頂的那個小平台上面坐著。
我們轉了兩圈之後感受了一下神山頂的莊嚴和寧靜。徐徐的晚風伴著被旅人們敲響的鐘聲。
也去了那個小寺廟裡拜了一拜,看到了繡在金色緞布上的腳印。
據說真正的佛陀腳印被壓在平台下的一顆藍寶石上,被寺廟保護著。

漸漸地小平台上越擠越多人,我們就轉身走下台階穿上鞋子離開了。

這天是星期四,不知怎地下山的時候朝著我們走上來的人潮越來越多。而且所有人都背著背包馱著行李,
旅店小妹不是說晚上會比較冷清嗎?而且現在上來的清一色都是穿著白衣的斯里蘭卡人,還有拄著枴杖扶著手把的老婆婆也在爬。
一路上老是被搭訕不知為何要不停打招呼搞得像大明星(自以為)的我們就伺機問了一位對我們興味盎然的斯里蘭卡人。

 

「我是Mirissa來的。今天跟我太太開了七個小時的車子就是為了來爬亞當峰。」他坐著擦汗。

「你們有來過嗎?」我們一邊吃餅乾一邊問。

「沒有沒有,這是第一次。」

我們追問,為什麼會突然這麼多人?而且大家看似都要在山上過夜?

「因為很多人都沒有辦法一次爬到山頂,所以特別挑了這個國定假日週末的三天連假,週四晚上就慢慢開始爬。」

 

 

天哪。我無比震驚。
不僅僅是因為有些人要爬這麼久,而是因為他們自知體力不足但還是堅持要登頂。
這一生中無論如何都要朝聖這座神山,無論如何都要爬到山頂至少一次。
因為知道體力不足所以選在這個三天連假的週末,帶著行李和家人就這樣慢慢的實現願望。
看著這些老爺爺老奶奶顫巍巍地拄著枴杖一步一步慢慢的,為了他們堅定的信仰,爬上這五千多級臺階,渾身都像散發出佛光。

爬山過夜其實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但是亞當峰的路程不足以讓我們爬到一半需要過夜(當然是以我們的體力來說)
所以覺得當地人有自知體力不足所以爬到一半要露宿野外的覺悟實在是非常偉大。
而且亞當峰的設計也不適合過夜,全部都是臺階,路上只有一些地方有涼亭或平台可以休息,
除了一個河邊的小區域蓋了可以睡覺遮蔽的開放式建築物還有設計洗澡間,但那裡早已塞滿了人,一路上下山時看到很多人都是在階梯旁席地而臥。
(然後雖然有洗澡間大家都還是到河裡去搓洗⋯洗澡間的水也是抽河水的樣子,連洗完澡之後的水也是流進河裡⋯所以才說要小心這區下游的小吃店)

 

我們沈默地繼續逆著人潮下山,沿途有老有少,還有根本就像是小學一年級的孩子。
一群孩子手拉著手,無畏地仰著頭,不喊累,沒有埋怨,只是唱著歌,清亮的嗓音迴盪在山中。
還有些人在喊口號,一邊喊著口號一邊大聲地向我們打招呼,連一個像是三歲的小孩子也不怕生地朝著我們揮手。

雖然我們的膝蓋和股四頭肌都要爆炸,但被這些人的氣氛感染,據說走回頭路是忌諱,於是忍不住也幫他們加油打氣。

 

直到我們下降到Indikatupana的地方,我們已經累到不想理任何人了。
我們還是持續地被打招呼、被問是哪裡來的,但是全身又累又餓恨不得可以直接躺下,四肢痠軟到像要散開,根本沒有餘力或精神再去向大家微笑。

 

 

 

 

Indikatupana,傳說中佛陀經過時整理了一下祂的袈裟的地方。
升山者都會在這裡用針串一條線。

 

 

 

 

但我跟D先生開玩笑說這是萬聖節的裝飾。(真失禮)

 

 

 

 

 

 

 

 

 

但老實說大半夜的看到這些白線會有點嚇到。

 

 

總覺得下山的路途比上山還要遙遠,走回到上山時拍了一張山頂的照片的地方突然覺得好不真實。我們真的爬上去又回來了嗎?

幾乎是在地上匍匐前進回到旅店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
旅店小妹在昏暗的lobby沙發椅上躺著和她的小情人(亂猜)講電話,看到我們就伸手指了指廚房。
我們兩個爭先恐後地衝進廚房裡,晚餐吞掉了兩份超大份幾乎是四人份的咖哩飯。
中間插著一顆白煮蛋的咖哩飯非常可口,四周圍都有根本看不出原料是什麼的配菜,其中有一個好辣好辣。

吃飽喝足之後隨便洗了個沒水壓的澡之後就撲床了。

雖然不喜歡這個房間但還是像被打昏一樣一覺到天亮。

 

結果隔天醒來發現那天早上兩點多要登山的人用生命爬了半天被擋了下來(愣)。

因為三日週末的連假讓亞當峰完全爆滿被擠得水洩不通,在我們下山這天晚上之後半夜再上去的人就無法登頂了。
Dalhousie在這個週末也被斯里蘭卡各地前來朝聖的人們塞得癱瘓。

 

 

僥倖。吃完早餐就要離開了的我們嚼著Roti,互看了一眼。

 

 

 

延伸閱讀:

斯里蘭卡——序言
斯里蘭卡首日:Colombo → Dambulla
斯里蘭卡第二天:Dambulla → Sigiriya → Polonnaruwa
斯里蘭卡第三天:Polonnaruwa → Kandy
斯里蘭卡第四天:Kandy → Haputale
斯里蘭卡第五天:Haputale → Adam’s peak (Delhouse)
斯里蘭卡第六天:Adam’s peak → Bentota
斯里蘭卡第七、八天:Bentota beach → Galle
斯里蘭卡租車自駕心得
斯里蘭卡環狀路線懶人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