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i Lanka Day 2: Dambulla – Sigiriya

 

斯里蘭卡第二天路程。
Dambulla (Cave Temple) Sigiriya (Lion Rock) Polonnaruwa

 

比起前一天今天短短的總共73km,把Colombo也放進去讓大家有點概念。

Screen Shot 2016-03-30 at 13.34.33

 

 

雖然是第二天但因為前一天真的什麼都沒做只有開車休息看夕陽而已所以嚴格說來這天算是第一天。
吃完早餐之後才開始認真地思考今天的行程以及才剛開始感受到南亞的氣候衝擊可能的影響。
先去Dambulla的Golden temple和Cave temple,然後中下午去爬Sigiriya的獅子岩,之後再開到Polonnaruwa留宿。

當天的最高氣溫高達攝氏38度。

 

 

 

早餐很簡單就是一些烤得超酥脆的麵包和蛋餅裡面捲椰子醬之類的東西。
還有因為蛋黃太白混在蛋白裡根本找不到蛋黃的煎蛋。
話說回來連接好幾天吃的早餐都是烤得幾乎像餅乾一樣的吐司。
戴牙套的我根本就是呈現個不是你斷就是我斷的狀態啊為啥斯里蘭卡人喜歡這麼硬的吐司呢。

早餐一定都是配錫蘭紅茶加糖和牛奶除非你特別開口要咖啡。
然後他們的牛奶都還會特別熱過要不然會把茶弄涼了覺得很體貼(可是好熱啊!!)。
奶味非常重不知道是用奶粉泡的還是像台灣的牛奶一樣奶味很重。

 

吃完早餐之後就check out朝著cave temple前進。
這真的完全在路邊不怕找不到,從Sevonrich holiday resort也可以走得到但好熱。
反正我們有車就開車過去,旁邊也有停車場,不太會滿因為根本沒什麼人開車。

 

 

 

 

Golden temple的入口是這樣的設計令人感到有些卻步,而我真正很有興趣的是cave temple所以就沒進去了。
當下也沒什麼人從golden temple的入口進去而且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Buddhist museum裡面有什麼,除了在外面就可以看得到的巨大金色佛像。

 

 

 

 

面對Golden temple的左邊是通往cave temple的石階道路。
而右邊是這個,一頭大象和往山上走去的和尚石像們。

 

 

 

 

 

前往Cave temple的爬坡路上有很多很多的猴子。
雖然很可愛但是全部其實都非常地凶惡(?)
你的手上如果拿著一個袋子不管是什麼樣的袋子只要是在離地面頗近的地方甩來甩去的話牠們會毫不留情地跳上去抱住。
外國人會覺得這些猴子們很可愛去逗牠們,然後就會被光天化日之下搶東西這樣。
當地人都知道要保護好手上的袋子,或是看到猴子不覺得可愛只是一心要把牠們趕走。
還有就是連手上拿高高的餅乾袋子或水果等也都不安全,因為牠們會爬到旁邊的樹上飛撲下來。
總之就是鳥為食亡的一個賭上性命也要搶到吃的概念。

以下大量猴子照。

 

 

 

 

 

 

 

 

 

 

 

好不容易(其實是很容易,比起之後的Adam’s peak⋯)爬上cave temple所在的山丘。
我以為是進到建築物裡面才要脫鞋,但其實是走到寺廟的範圍之內即使是在室外也要脫鞋。
入口處有個讓你寄鞋子的地方,但我不放心把鞋子放在那堆鞋子山中到底之後領不領得回來實在是令人擔憂所以就把鞋子塞在包包裡。
所以就是說如果知道要去寺廟之類的地方的話記得穿好脫好穿的鞋子。
好脫倒也就罷了但是你在之後急需要穿上的時候好穿的鞋子真的會是一件令人感動的事情。
至於到底是什麼情況會需要急著穿上鞋子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石窟佛像寺廟Cave temple的外觀。
到的時候時間還算有點早所以沒什麼人。
當地的小學都會帶學生來看這種景點,包括Sigiriya獅子岩也有很多小朋友有在爬,再晚一點就有很多很多的學生和遊客。

 

開放參觀的石窟有五個,外面白色的建築物是後來發現這些石窟之後為了方便遊客進出再加蓋的。
裡面有大大小小不同或坐或臥或站的佛像,還有壯觀的佛像壁畫。
最早最早的石窟歷史是西元前一世紀,Valagamba國王被逐出以前的首都Anuradhapura之後逃到這裡。
後來他奪回王位之後就把這些曾經躲藏過的石窟內部建造成寺廟。然後後世的國王們再快樂地各自加工這樣。

 

 

 

 

 

 

 

 

 

 

 

 

五個石窟裡面都充斥著類似這樣壯觀的壁畫和佛像。
全都可以拍照但是不可以背對著寺廟或佛像拍照或自拍。
不過上面這幾張照片看起來都還好其實內部真的超暗的幾乎拍不到,實際上內部的亮度大概像這張照片: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寺廟都仍然正常使用中。
逛第一個石窟到一半的時候全部人突然被趕出去,在走廊上發現不只是我們,五個石窟裡的所有遊客們全都被丟出來。
似乎是因為要做什麼儀式或禮佛之類的活動。其實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我們就在外面到處散步拍拍照。

 

 

荷葉會不會太多。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之後全部石窟的門又開了於是又開放參觀這樣。

逛完之後大約早上10點半還是11點左右,太陽已經出來一陣子,寺廟外面只要是沒有樹影的地方石板地就會被曬得很燙很燙。
小跳步跳回大門口之後還要是小踱步的狀態從包包裡拿出鞋子來穿上,所以就說如果是不好穿的鞋子就會落入一邊穿一隻鞋子另一隻腳要被燙傷的窘境。

從Cave temple離開之後就去開車,停車場要付200還是300盧比的停車費給一個阿伯,然後他會給你收據。
在這之前喝了一顆國王椰子(king coconut)外皮是橘色的,跟一般椰子不同的是國王椰子的椰子味很清淡,但同樣非常消暑。

 

話說回來之後再到網路上看cave temple的心得時發現入門票這件事,還有說文化套票(?)不能用在cave temple云云。

可是我不記得我們有買票耶(登愣)。

後來再問D先生的時候他也沒有印象買票只記得最後開車出來時被收停車費。
我們事先並不知道需要入門票,只是跟著大家一起往上爬而已真的不是故意的要逃票的,可是不管是山腳下或是寺廟大門口都沒有任何人在賣票,
除了寄鞋子的地方在收錢之外,也沒有看到任何人在排隊買票,
如果真的還有需要先購買入門票的話,非常會撈錢的斯里蘭卡人不可能會犯這種錯誤吧(真失禮)。

 

 

接著約半小時的車程來到了Sigiriya獅子岩。

在這裡找了一下車位。
據說有個外國人專用的停車場,位置不明,Google地圖上當然不會標,我們轉來轉去找了好多地方好不容易找到它。
停車的地方沒有很多其他的車子,就在可以看到首圖獅子岩的這個角度。

車子剛停好就有個阿北走過來,我們問他說這裡是不是外國人專用的停車場(foreigner’s car park)
他搖頭晃腦地說「是啊是啊就是這裡沒錯。」然後說等我們來拿車的時候再付停車費,到時候看停多久大約四、五百盧比的停車費這樣。
我們當然不疑有他,想說要停車就要乖乖付錢。然後這次我們很乖有買入門票(笑)要價$30美金,或是4260盧比。
這張外國人比較貴的入門票可以讓你爬獅子岩也可以去參觀旁邊一間小小的博物館。
除了外面有一間公廁之外博物館裡也有廁所記得去爬之前上個廁所要不然爬到一半內急就糟惹。

 

 

聽說不乖的話會遭蜜蜂攻擊。警告做這麼大還真是令人有點擔心。

 

 

 

博物館是日本送的。

 

話說回來好像很多東西在斯里蘭卡都日本送的。包括之前的Golden temple也是在2000年時日本的捐獻之下落成的。
路上也看得到很多公車或是那種白色的九人座小巴士上面貼著日文字,反正都是右舵所以下船後直接換個車牌就可以上路了個概念吧?

 

 

 

 

 

 

 

 

建築本身非常怪異,非常不像博物館,但是很有感覺。
中間有植物穿過去,不知道是後來才衝出來還是本來就是圍繞在植物四周圍建造的。
下面還有一個不知道是池塘還是小河流長滿綠藻和荷花葉。
不過我覺得大部分的靈感還是來自於亞洲的學校吧。
走在裡面的時候感覺好像回到了童年一樣,那個白色的線條、有點悶熱的氣流,以及校園裡特有的回音。

牆上還貼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孩童們的Sigiriya塗鴉。
更像是學校了。

 

 

 

右下第二張的孩子真有才,畫得好像。

 

逛到博物館的結尾的時候有個小角落搭著一個懸空的棚子,四周圍還有草蓆、竹籃和一堆瓶瓶罐罐的文物。
遠遠地站在一旁看的時候就有一位阿北向我招手叫我走靠近一點看。
我走近一看他又叫我再繼續靠近,然後拿出一堆東西讓我看。
D先生也過來了之後他就拿出一塊布叫D先生圍上,然後拿出鋤頭和水桶之類的東西叫他扛著,然後叫我幫他拍照。
之後又拿出女生用的布幫我圍起來,拿出一堆竹籃和瓦盆什麼讓我頂在頭上拍照(是有沒有這麼多給西?!)
然後還要我爬到那個小棚子裡拍照、要D先生躺在草蓆上拍照⋯⋯總之就是任他擺佈了一陣子。

真的是非常莫名地被拉進來然後強迫做了很多事(小棚子裡還有好多蜘蛛!)
我說我們急著走了因為當時已經下午了還沒有去爬獅子岩,那位阿北終於不再整我們,卻向D先生伸出手來要錢。
這時候我真的是有把無名火被點燃,你一開始沒有跟我說明到底是什麼事情,你叫我靠近一點來看,
我以為也是展覽的一部份所以就走過來了,結果被半強迫地打扮拍照什麼的然後之後才要錢!
雖然事後我才了解這真的是很多斯里蘭卡人賺錢的方式,但當下我真的非常火大。

倒是D先生覺得人家畢竟是在博物館裡面,一定也是有得到相關機構的核准,(個人覺得懷疑)
雖然感覺有點像被騙進來但是至少人家也是做了一些事情而且幫你拍到一些特別的照片,不是完全在騙錢。
不過話是這麼說他還是只給了人家100盧比,沒有惡意只是這時候還不清楚當別人向你搓手指時的時價(?)
阿北的臭臉讓我們上了一課,雖然我還是一肚子火。

 

 

 

 

離開博物館之後就朝著岩石前進。
這塊岩石約兩百公尺高,全部都是石階,大約一千兩百多階,實際上沒有數過所以不能確定。
整體上來說因為中途都會有讓人歇腳的地方再加上到最後人會越塞越多速度變慢所以走走停停地感覺還好不太累。
大概走到中間的時候會有一個平台,然後可以看到一個獅子形狀的入口(只有爪子而已頭已經不見了)。

這塊石頭的歷史呢,簡單來說就是老國王Dathusena的妃子所生的兒子Kashyapa篡奪了王位之後,
因為怕被逃到印度南方的正統繼承者兄弟Mugalan回來追殺,所以把首都從Anuradhapura移到比較安全的Sigiriya。
獅子岩只是中間的皇宮部份而已,真正的Sigiriya城池是個更大的範圍,四周圍用護城河圍起,感覺當時規劃得十分完善。

十八年後Mugalan長大成人(?)還是回來把Kashyapa幹掉了。然後把首都移回Anuradhapura,Sigiriya就改成了寺廟。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和尚們要爬上爬下太麻煩於是這個地方被荒廢了中間有兩、三百年的時間是空白一片沒有任何歷史紀錄。
直到後來十六、十七世紀時又被拿來當作康蒂王國(Kingdom of Kandy)的軍事基地。

獅子岩的西面有一小片很有名的壁畫,細膩的畫風畫的全都是上空的裸女(上面小孩子的塗鴉有畫到類似的)
據說本來西面寬140公尺高40公尺全部都是類似的壁畫,雖然現在只剩下一小段,卻也不禁令人想到另一個歷史上的說法:

Kashyapa幫助老國王Dathusena建造完這個城池,特別是這顆岩石堡壘之後就拿它來花天酒地嚴然是個花花公子這個另一種歷史,
似乎這些壁畫還滿符合這位玩得很開心的王子的形象。不過這個歷史的Kashyapa的結局是後來被他的宮女下毒害死這樣蛋蛋的哀傷。

總之不管這些裸上身的宮女畫像是Kashyapa篡奪王位之後良心不安為了慰藉老國王的靈魂(?)還是他的酒池肉林的壁畫裝飾,
這些歷史都不是確切的所以千萬不要被我誤導了(現在才說)。
只是實際去觀賞這些壁畫的時候可以感覺到百年歷史的洪流,雖然同時往下看離地面的距離也讓我莫名想哭。

 

提醒一下這些壁畫都不能拍照
博物館裡面有一道走廊砌得跟壁畫的山壁一模一樣,上面的畫也一毛一樣,拍這個就好了。
可惜的是因為先逛了博物館不知道山壁上的畫不能拍所以就沒有拍博物館裡的。

 

攻頂的途中還有一面鏡牆(Mirror Wall)。
據說以前磨得超光滑走在旁邊的時候可以看到自己的倒影,或是太陽照射在上面的時候會閃閃發光。
可惜現在看到的時候就只是普通的一道牆。因為從很久很久以前就流行塗鴉所以被亂畫得很慘,現在已經被圍起來只可遠觀不可褻玩了。
雖然有圍起來但是D先生走在Mirror wall的旁邊時還一直搞不懂到底是左邊還是右邊是Mirror wall,由此可見它看起來多麼普通。

 

 

獅子岩的手手。

 

 

超廣角看起來好像很小顆,其實爬到頂端還是有種要斷氣的感覺。

 

 

爬到最高點時往原來走過來時的那條路看過去。

 

 

然後獅子岩的頂端根本天空之城!!

 

 

 

 

 

 

 

 

真的就好像浮在空中一樣。
認真覺得宮崎駿是不是來過這裡取材。

 

 

另外一端好像可以爬上去遠觀獅子岩的小山丘。

 

從獅子岩下來之後就開始往車子的方向回去了。
一路跟著「foreigner’s car park」的路標走,朝著面向獅子岩右邊的方向走去。
覺得怎麼好像跟一開始來的時候的方向不太一樣但想說大概是哪裡有捷徑可以抄吧。
結果其實是因為從這條路回到foreigner’s car park的話會經過很多賣冰和紀念品的小賣店。
既然是跟著foreigner’s car park的路標的話就一定是foreigner,是foreigner的話怎麼有不撈一筆的道理呢?

在這裡買了一支冰棒和冰箱的磁鐵。
令人覺得好氣又好笑的是當你想湊過去稍微瀏覽一下的時候那些斯里蘭卡人看到你不是在你旁邊跟來跟去碎碎唸,

要不就是用中文高聲大叫:「冰雞林!冰雞林!」

 

總算是走進標明了foreigner’s car park的地方時突然發現哪裡不太對。
這裡不是我們停車的地方。

這裡的地形不一樣而且明顯地熱鬧很多,我們停車的地方只有一兩台遊覽車、一些小客車和一些嘟嘟車而已。
朝著獅子岩又走了回去,發現我們從一開始的那條黃土大道的右邊切了出來。
順著原路走回去找到我們的車子之後,原先的那位阿北笑嘻嘻地從樹下晃了出來跟我們要錢。

我們問他多少錢。
他支吾了兩下:「你們停了四五個小時,就算個四五百吧」

我一邊收東西,D先生一邊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如果這裡是foreigner’s car park,那剛剛那裡又是什麼?
反倒是剛剛那個停車場有標而且車子比較多,在那裡也沒看到有人在收錢,
這裡什麼都沒有寫也沒有價格表,車子又不多,感覺就是個普通的空地然後這個阿北隨意來樹下一坐就當自己家在收錢。
想說可能是私人停車場,但一開始他又一直強調說是啊這裡就是foreigner’s car park。

D先生很生氣,覺得我們不應該付錢,雖然是小錢而已但那位阿北什麼都沒做就坐收不應該屬於他的錢D先生很不服。

「你的看板和路標在哪裡?我要看停車的費用!」

那位阿北又笑嘻嘻地說:「啊要不然算你們三百好了。」
我們並沒有要講價的意思他自己態度先軟掉而且哪有人停車費可以說降就降,D先生覺得更可疑了。
眼角餘光發現好像有警察正準備想去找警察理論,問他foreigner’s car park到底在哪裡?到底需不需要付錢?

那位阿北看起來好像有點小慌張,而D先生也其實沒有真正想弄到叫警察,於是就隨便給了他一百塊了事。
阿北拿了錢轉頭就走,也沒有追上來說少給了什麼的。
事後我們問了Polonnaruwa的民宿主人,他歪著頭想了一下:「印象中Sigiriya的外國人停車場是不用錢的」
聽了我們的事情之後也鄭重地說了:「在斯里蘭卡你不管付什麼款對方都會給你收據,記得要先要收據再給錢,沒有收據的話千萬要拒絕!」

事實證明這個說法沒有錯,連上個Lipton’s Seat都會有位起個大早的小弟即使只是張寫在小紙頭上的收據他還是會給你。

 

這件事讓D先生氣了很久。
當然不是因為那點小錢,他氣的是對方大概只是個路人跑來坐在樹下騙你這是外國人停車場然後收錢的惡意。
我比較不爽的是博物館裡面那位阿北,本來以為只是很熱心要讓我們拍些照片留念但結果發現他根本只是想要錢,還用半強迫的方式讓你上鉤。

真的可能比起什麼騙局可能沒什麼了不起,但就是一肚子火。

當然一連串的被當肥羊並沒有到此結束。

 

 

傍晚開了一個小時多一點的車到了Polonnaruwa的住宿Ruins Villa。
是個在小河旁邊躲藏在樹林和草地裡的屋子,總共好像有四間還是五間房間,我們的房間沒有冷氣,
室內沒有什麼特別的裝潢或擺設就是一個空虛的房間。浴室倒是很大間(但同樣空虛)但是還不錯有熱水。

民宿主人住在草地另一端的屋子遠遠地只能看到門外的路燈。
每次民宿主人來回跑的時候就只看到他消失在長長的草叢的另一端然後又出現。

 

晚餐是炒Roti。
平常的時候的Roti是餅之類的東西(類似蔥油餅那種口感但是沒有蔥)
但是炒Roti的時候是把這個餅用撕的還是切的弄碎碎的下去像炒飯一樣炒,然後拌一種味道很重很辣的醬汁一起吃,非常可口。

 

房間不能說非常舒適,雖然有吊扇但是因為天花板挑高所以離好遠。
還有因為在河邊樹林和草叢的中央所以蟲很多,半夜各式各樣的聲音也非常清晰。
蚊帳放下來會一直往床中間縮,睡一睡一直黏到蚊帳很不舒服。(主要是因為我的潔癖讓我覺得蚊帳都是髒的⋯)

 

 

 

然後就是在睡前發現床頭櫃上有隻壁虎,D先生嘗試著想把牠抓出去但牠成功地融入木頭的顏色消失了。

結果一整個晚上就一邊擔心那隻壁虎會爬到我的臉上一邊不時被牠震耳的叫聲驚醒。

 

 

 

延伸閱讀:

斯里蘭卡——序言
斯里蘭卡首日:Colombo → Dambulla
斯里蘭卡第二天:Dambulla → Sigiriya → Polonnaruwa
斯里蘭卡第三天:Polonnaruwa → Kandy
斯里蘭卡第四天:Kandy → Haputale
斯里蘭卡第五天:Haputale → Adam’s peak (Delhouse)
斯里蘭卡第六天:Adam’s peak → Bentota
斯里蘭卡第七、八天:Bentota beach → Galle
斯里蘭卡租車自駕心得
斯里蘭卡環狀路線懶人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