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atia Day 4: Lokrum – Dubrovnik

頭圖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是不是中文的部落格有拍到酒都要加這行字?)
(要不然衛生署會來抓我是嗎?)

 

克羅埃西亞第四天。
應D先生要求來到了洛克魯姆島Lokrum。

 

遠方那坨綠色的便是。

 

 

Lokrum是個位於Dubrovnik東南方不遠處的小島。
與大部分的克羅埃西亞一樣是喀斯特地形。
整個島嶼的森林也在UNESCO的保護之中。
上面沒有住宿,不能過夜,不能帶狗,不能點火。
從介紹單上面一堆綠色和一堆廢墟實在是很難看得出來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於是因為想跑的景點昨天都跑完了所以今天空了出來,就決定去踏踏青這樣。

一早先在Old Town裡面尋找早餐吃。
以為點了一頓還滿特別的地中海早餐(Mediterranean breakfast)結果其實就是很一般的cooked breakfast。
做得非常普通,培根蛋香腸那些的,比full English還不好吃。連拍照都忘了拍。

接著去了趟便利商店想說既然是要去荒島(?)就得帶些吃的以免餓死在島上。
買了些乾糧什麼的還看到這個:

 

 

梨子到底是怎麼放進去的?!
(不用在意這種事情!)

 

然後就來到Old Town Port買船票。
記憶有點模糊了不過記得是每半個小時有一班船會去Lokrum,船票當場買就好了不用先訂。
船票同時也是一張明信片想留著寄給朋友的話可以留著。不過印刷弱弱的收到的朋友可能會覺得有點受傷。
大約十五分鐘左右而已的航行時間很快就到了。
Lokrum的碼頭有個很大的地圖旁邊是遊客中心之類的東西可以進去買一本小島簡介。

 

 

 

嗯雖然全~部都是樹林但因為面積真的不大所以要走丟好像也不太簡單。
實際走過一次之後發現那些步道都會走一走就消失掉(愣)
所以真的要乖乖地所有的景點都仔細看完要非常專注地看地圖,要不然很容易就莫名跳過很多地方。
而且基本上除非設計這些步道的人有什麼特別的哲理要不然那些數字都可以不要在意。
想認真地1>2>3>4這樣逛幾乎是不可能。
總之上島之後看到有路就走吧,怎麼樣都會繞回差不多的地方。

然後就是買了一本英文的小島簡介之後發現Lokrum島上有好多奇奇怪怪的故事。
像是本篤會古老的詛咒、獅心王理查一世的船難、密林裡的古井、紀念崔頓船難的十字架,
晚上上島就沒再回來的傳說、海島四周圍會吃掉船等等,還有本來用來隔離傳染病或是精神病患的廢棄病院⋯⋯

一切都令人覺得這座本來看起來景色秀麗的小海島其實根本是什麼恐怖電玩的舞台吧。

 

雖然明亮的海岸線、大量的遊客和孔雀(?)還有橄欖樹園都讓Lokrum非常有親和力,
不過在森林裡輕鬆漫步的時候突然看見一座巨大的廢棄教堂或是在路邊直接就是一根十字架還是會覺得說不出的違和感啊。

更不要說這條筆直陡峭的路叫做天堂路了。(The path of Paradise)(顯示為各種淡定)

 

 

 

 

 

十五還是十六世紀的教堂廢墟。咦不對,似乎偶爾還是會進行彌撒。
但看起來完全是廢墟啊⋯⋯

 

 

 

紀念奧地利戰船崔頓(Triton)的巨大十字架。
真的就是在步道旁邊,走一走一抬頭會「呃?!」的距離。

 

 

 

完全被森林吞噬了的廢棄精神病院。

 

 

嗯好啦其實事實上它在1534年和1557年間興建到一半但沒有完全蓋完。
本來要當成隔離麻風等傳染病和精神病患的醫院後來搬到舊城區裡面,這裡就荒廢了。
沒有蓋完的原因是說strategic reasons所以誰知道呢?
(好啦不要再亂講故事,事實上是因為它蓋得很牢固所以中途改變計畫想把它變成戰爭基地之類的東西,但後來也沒有成形。
在1647年舊醫院的一部份被破壞拿去鞏固舊城區的城牆。)

 

 

 

還有就是密林裡的古井⋯⋯人稱夏綠蒂的水井(Charlotte’s well)
據說是以前住在這裡的人灌溉森林或是泡澡用的。
認真地感到疑惑為什麼要做成這麼詭異的樣子呢。
島主是因為看到中國式墳墓覺得這設計好另類好棒棒所以帶回來南歐做成jacuzzi嗎。

 

 

 

詭異示意圖。

 

 

不要噓我,這是水井旁邊另外一個凹下去又高起來的部分,大概是以前人用來泡腳談心(?)的地方,絕對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哪樣?)
認真的澄清一下,因為確定這裡真的沒有什麼應該肅靜的東西所以才敢這樣玩,一般在教堂或廟裡什麼的我們都超乖的。

 

D先生視角的話墓碑(不是啦)正面看起來是這樣。

 

 

仔細看了一下除了屁孩塗鴉之外竟然有RIP原來我們不是第一個覺得這個設計有夠另類。
是說現在寫遊記看回去越寫越覺得我們到底是上了什麼島啊⋯⋯

除了這個乾涸的夏綠蒂水井之外另外還有兩個貯水槽。也是以前的島主建造來收集雨水灌溉植物用。
就叫做The Big and little water reservoir,大的差不多一個網球場,但就⋯⋯也是詭異的兩灘死水這樣。

 

好吧Lokrum還是一個明媚秀麗的小海島的!(太遲啦)
除了舊修道院是權力的遊戲裡面熟悉的拍攝現場之外(美景就沒拍到就是了),裸體海灘也是一個非常多人推薦的景點。

 

 

它的地點位於Lokrum碼頭左邊的一個比較隱密的小海灣。
確實有人在游泳但是看不清楚。

然後除了裸體海灘還有按摩喔~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島啊??!!(崩潰)

 

 

回到正路上(?)大致看一下Lokrum風光好了。
(還來得及扶正Lokrum的名聲嗎Lokrum哭哭)

 

 

樹林裡面就都是這樣的步道。
走一走就會莫名消失跟地圖上畫的根本完全不一樣的步道。

 

 

 

幸好的是天氣很好啦要不然真的要嚇哭了。

 

 

 

島上還有很多這種很長很長的樹。

 

 

 

另外更多更多的就是沒有天敵有UNESCO當靠山於是大量繁殖的孔雀。

 

 

 

 

 

 

 


(孔雀北鼻怎麼這麼可愛!)

 

 

 

 

總之就是大量大量的孔雀!
到哪裡都會撞見孔雀!

 

島上還有一個範圍很小的內陸海灘,因為礦物質的關係所以水的鹽分極高,就通稱Lokrum dead sea.
據說好像是因為地殼運動、海水侵蝕,以及地形喀斯特化(這個字還真是萬用)所以海水倒灌形成這個小死海。
雖然乍看之下是淺淺的湖泊但其實在那些石頭之下似乎還有通往外海的洞穴。
這麼一想整個又恐怖了起來(夠了喔)。

 

 

 

背後還有一坨胎毛在小死海旁邊站場一整個救生員架勢的孔雀。

 

 

 

雖然時逢九月夏末,但是水冷得可以。
正在讚嘆那些外國人怎麼這麼勇敢能夠在如此冰冷的海水裡面游泳,瞬間就有個女孩脫了上衣穿著比基尼小熱褲就跳下水,
游了大約兩米之後就爬上岸,一邊發抖一邊叫旁邊較年長的女人(應該是媽媽)拍一張她在南歐陽光之下熱情洋溢的beach look。
然後就迅速擦乾身體穿上衣服離開了。

雖然知道vlogger或blogger的畫面中當然不可能只有他們,一定也有旁觀者。
但第一手看見幕後(?)老實說那個違和感還真是說不出的重。
以上告訴我們不要隨便相信社群網站裡面所有看似過很爽的照片。

另外還有一對不會游泳但打水笑鬧得非常囂張的韓國情侶。有點可愛但旁若無人到想揍他們。

 

我和D先生和這隻背上一坨胎毛的孔雀就坐在小死海旁邊people watch了許久許久。

 

之後來到了Lokrum的海岸線。
海水一樣冷,但是清澈的不可思議。
一群人站在淺灘的地方看著一群小魚小蝦和螃蟹在搶一塊麵包看得超入神。
連我們都默默被吸引整個過程有夠治癒D先生還拍了一個3分鐘的影片。

 

 

 

 

 

 

 

Skalica舊碼頭。
這裡非常非常地寧靜,可以看到來來往往的sea kayaking遊客們和Dubrovnik舊城區。

 

 

 

這裡的海水一樣湛藍。

 

 

據說就是理查一世十字軍出征回程時船難的地點。(不過他後來活得好好的)

 

 

 

 

從島上的最頂點堡壘走回碼頭的時候因為D先生內急於是錯失了回Dubrovnik的船。
只好再等下一班雖然也沒在趕時間但已經好好地站在碼頭上了竟然沒辦法搭上去眼睜睜地看著船開走這感覺還是悵然若失啊。(在演哪齣)
等待的同時在碼頭邊的小餐廳怒吃一整份香蕉冰淇淋船。

 

 

 

話說回來四~五個小時之後結束了Lokrum小島之旅。
一路上綠意自然,陽光海水,中世紀南歐的遺跡,心裡印象最深刻的其實還是這一幕。

 

 

 

滿滿的,一整個海灘的垃圾。

無意中在海邊四處閒晃的時候走到了一個完全沒有人的區域。
要稍微往外攀過一個高起來的小石丘,然後面海的這個小斜坡竟然是這樣的光景。
不知道是開小店的業者把貨品垃圾全都往這裡丟,還是在這裡開泳裝Party玩耍的年輕人。

我和D先生站在這裡怔怔地說不出話來,想起我們所接收到的關於Lokrum的天然、綠意、各種廣告。這是現實,還是代價?

忍不住無限唏噓。

 

 

回到Dubrovnik之後瞬間有種被打回人間的感覺。
車水馬龍但沒有車的Stradun仍然一樣熱鬧,大家都各自多去了很多地方,多看到了很多其他東西,Stradun卻好像沒有改變過。
因為已經時近黃昏了於是我們來到了準備看夕陽的Buza Bar。

Buza Bar在上一篇就有介紹過。基本上它就只是個在城牆上挖個洞,通往城牆下的海巖,放點桌子椅子供應酒水零食和歡迎大家來跳水的地方。
會來這裡的人各有各的目的,有些人就真的只是穿過酒吧借過借過我是來跳水的。
有些人是為了這裡的海景來喝一杯。有些人就只是來喝一杯(歐洲人到處都可以隨處坐下喝一杯需要什麼理由呢?)
而很多人也像我們是為了來看夕陽。雖然在城牆上看夕陽應該視野更好但因為夏天太陽晚下山,而城牆傍晚六點就關了。

 

 

 

我坐的位置剛剛好看不到那塊跳水用的大石頭,所以只勉強拍到這樣。
圖中的藍內褲男士飛出去的一瞬間到聽到噗通的時候大家都會很捧場地拍拍手。
如果跳水的是個比基尼女孩的話會有更熱烈的歡呼拍手和此起彼落的口哨聲。

 

 

 

從Buza Bar看出去的無敵海景。左邊一點可以看到Lokrum島。

 

 

 

稍微再晚一點來的話就會沒有座位,連通往酒吧的樓梯都會站滿了人,但是沒有問題欄杆什麼的都只是裝飾。

 

 

所有人都無視欄杆直接爬到海巖上找好觀景點!
有人站起來走來走去還會被後面的人噓說看不到啦快坐下。

 

 

於是我們也一起爬過去啊哈哈哈(登愣)。
我穿裙子耶啊哈哈哈———
一度覺得如果摔下去了真的不得了耶啊哈哈哈,一整個算了算了啦的概念。
看起來普普通通地但是其實真的頗斜的啊這片海巖。
攀爬到不錯的定點就在那片平台上動也不敢動了。

往下看像這樣:

 

 

 

 

現在看起來真的還好但是真的真的有點恐怖。
會骨碌碌滾下去的那種斜度。

噗通下水也就算了可以游到跳海石那裡爬起來重點是會鼻青臉腫感覺就超痛啊。
還有相機也會壞掉。好孩子不要學喔⋯⋯(跑走)

 

 

 

戴帽子的那一群韓國女孩兒們就是帶頭一馬當先越過欄杆整個跑最遠的一群。
後面陸續跟著一群年輕背包客,比較瘋狂的是外國人都會拿著酒瓶爬上去。

 

 

(不過入塵超大顆到回家才發現這點真是令人咬牙切齒)

 

 

 

 

 

 

美麗的南歐夕陽就在手腳並用爬回平地上結束了。

之後因為要趕晚上十一點多的國內線飛機到首都Zagreb所以晚餐就隨便吃了個Pizza。
也是民宿女主人介紹的但我覺得普普通通。Pizza這種東西不就是Pizza嗎。
吃過真正擁有靈魂(?)的Pizza應該還是09年冬天的羅馬吧。

從舊城區要到Dubrovnik機場的巴士站不是在Pile Gate那裡喔。
感覺那裡什麼都有應該是那邊沒錯吧但其實並不是。
是在纜車站旁邊。
沒錯就是舊城區的北邊最高點⋯扛著我的大行李(的D先生)爬上階梯再喀啦喀啦不好意思打擾了經過許多露天餐廳才會到達。
車票依然是克羅埃西亞式搞不清楚到底哪裡才是官方賣票亭總之看到有寫airport bus去跟他買就對了。

基本上機場巴士並不是固定的時刻表這點要注意。
因為Dubrovnik機場小到每天的航班也沒幾班所以機場巴士的時刻表是跟著飛機起飛的時間改變的。
每一個航班前90分鐘都會有一班巴士,這班巴士就是配合那班飛機,這樣的概念。
這個網站會在前兩天公布每天的巴士時間,注意如果錯過了應該搭的那班巴士就得趕快找別的前往機場的方式。
因為下一班巴士就是搭配別的航班了你會錯過你的航班的起飛時間千萬要小心。

 

 

 

Dubrovnik機場就是個普通的小機場。
我們的航班是本日最後一班起飛的飛機,之後機場就要打烊了。

坐著一個人只花了£28平穩的Croatia Airlines前往Zagreb,D先生又忙著跟隔壁獨自旅行的韓國妹妹搭訕。
話說回來為什麼韓國年輕人很愛來克羅埃西亞?這次旅行中就看到了不管是三五好友或是單身背包客,一叢一叢的韓國人。
而且大部分都是年輕韓國女孩兒,然後都穿一樣的衣服也長得一樣到底是為什麼。

只可惜隔壁染金髮戴著棒球帽穿了條小熱褲的韓國妹妹不懂英文(或是裝不懂來躲避可疑大叔的搭訕)使D先生討了個沒趣。

 

到達Zagreb之後就拖著行李前往預先訂好的住處Cool Rooms Zagreb。
途中經過一個漆黑得很可怕的公園,然後又經過一個工地之類的地方。
因為已經快過十二點了所以四周圍都黑漆漆的一整個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兒。
幸好Cool rooms Zagreb不會太遠,到達之後因為有事先知會對方會晚到所以有個阿姨還坐在櫃檯等我們。
前面是個煙霧瀰漫的酒吧,經過一個中庭之後才是住宿。

這位阿姨努力想逼我們明天要去市區時訂她叫的計程車不知道是熱情好心還是她家開的亦或是可以抽佣金。
總之好不容易推掉之後她即一臉大便地收了住宿費給我們鑰匙。

Cool Rooms的房間非常大間,浴室也很寬敞,明亮的燈光,整個看起來很現代。
沒有太多餘裕注意房間到底怎樣搭了船搭了巴士又搭了飛機的我又累又睏只想要趕快洗洗睡了。
就在這個時候D先生發現他的錢包不見了。

 

這個小朋友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在房間裡轉來轉去把所有的東西都從包包和行李箱裡倒出來弄得到處都是就是找不到錢包。
我一邊卸妝一邊告訴他冷靜下來好好地想一想最後一次看到它是什麼時候。
老實說如果是我的話應該已經嚇哭了吧。(超沒用)
在Dubrovnik機場候機室等登機時還用D先生的錢包買了一杯咖啡。
我們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離座的時候都會仔細看過座位,確認沒有留下什麼東西,所以能確定絕對沒有留在Dubrovnik。
D先生哭喪著臉先打了電話給銀行掛失他的卡,銀行還很好心地問他那麼有沒有需要緊急現金?
D先生失魂落魄地不知道對方到底問了什麼只說了句不用就掛斷了電話。
然後我叫他打通電話去Zagreb機場問問看,因為是國際機場所以半夜還是開著。如果還是沒消息就明天早上打去Dubrovnik機場問。

Zagreb機場的警衛答覆非常十分簡單:「維修師在飛機上找到一個錢包,你來認領吧。」

彷彿見到一絲曙光的D先生二話不說直奔機場。
我連問他對方到底有沒有跟你確認那是你的錢包啊——都來不及。

 

約半個多小時我洗完澡已經在床上裹好棉被準備睡覺了之後D先生才回來。
所幸錢包是找到了,不過過程真是令人傻眼。
D先生說他到了機場之後有個警衛問他想幹麼,他簡單地解釋了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警衛就把他帶去警衛室。
警衛室裡面的桌上躺著的正是他的錢包。
他接過錢包想說終於可以回去睡覺了他們卻叫他坐下等那位找到錢包的維修師來。

接著維修師來了,說他是在飛機上的行李架裡找到的。

正當D先生淚眼盈盈地想從錢包裡抽出幾張紙鈔送給這位維修師時,此時懂英文的警衛對D先生說了:「他要求賞金,你們自己去交涉多少錢。」

 

這時候我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插話:「他沒有伸手要的話我本來還會給」!!

雖然他找到的時候沒有從錢包裡偷拿是很有良心沒錯但這樣撿到東西拿給警衛說找到失主的話叫他慢走我想要賞金不覺得很奇怪嗎啊啊——(抱頭吶喊)

但是D先生說他當時熱淚盈眶也沒有想太多就直接抽了300 kuna出來給了那位維修師。
對方很客氣地把100還給D先生說我只要200就好,D先生還硬又把100塞了給他。
依照吃炸魚和薯條長大(?)的D先生說他覺得這樣很ok。
至少人家不是先偷了錢還假裝是好人還你錢包然後再賺你感激的賞金。
雖然說應該在任何情況之下檢到什麼東西都要抱著拾金不昧也不求回報的心態,但可能因人而異吧。
至少不管是沒偷拿錢或想要賞金這點,對方都是誠實的。

 

可憐的D先生就這樣身上只剩下100塊庫納,和一張被他自己停用的金融卡。

 

「一定是你裝帥幫那個韓國妹妹拿她的超大背包,弄到自己的錢包都沒顧好」

我卷在棉被裡準備進入夢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