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land Day 5 (31-03-2014)

 

冰島第五日。

(Hverfjall火山 → Namafjall Hverir地熱谷 → Krafla發電廠 → Víti火山湖 → Skutustadir偽火山區 → Husavik)

Day5

 

第五日一早梳洗完成之後就開始收東西然後開著車回牛舍餐廳吃了早餐。是比較起價格和這個農場商業化的程度實在有點簡陋的早餐。吃完早餐之後就退了房,在那之前問了reception的阿姨這附近的路況如何(早上忘了查…)阿姨開了路況網說往Dettifoss的路大概沒指望了,但往Krafla的路應該沒問題。道了謝後匆匆上路了。

記著昨天白髮阿姨的指點說像是Hverfjall火山或Krafla等景點其實應該都開得進去,但開到真的進不去的時候就別試了要不然卡在雪裡很麻煩,但是可以把車隨便停在開不進去的地方之前然後下來走進去(是有沒有這麼隨意)不用擔心會擋到別人的路因為你的車如果開不進去的話大概也沒有別人的車可以開得進去,除了那種超霸氣的Super Jeep,但其實也很少看到有人會開那種車進觀光景點。然後下來走的話也要切記跟著別人走過的腳印,因為尤其是Krafla附近會有很多等身大甚至更深的地洞(?)上面都是積雪如果亂走亂闖的話會掉進洞裡。

不太確定到底所謂的地洞是什麼情況的我們於是總之就謹記在心往Hverfjall火山出發了。老實說看到它的外觀就很想爬這座山了(請見首圖)基本上它沒有什麼迂迴的步道,因為高度才400多公尺,坡度也不太陡所以就是一條路直直上去然後可以在火山口上走一圈。前往它山腳下的停車區倒是沒有那麼簡單…努力把車子開到不能開的程度就下來走路,還是很擔心會擋到其他車輛所以靠了邊邊停(地上有很深很寬的輪胎印,表示還是有Super Jeep會開進來)但棄車之後又很怕停的不是實地因為到處都是積雪實在看不出來下面是什麼,怕走回來時車子就不見了(楞)。

 

(小白這時候看起來好乾淨啊)

幸好小白是4WD,有帶鉚釘的冬胎底盤也夠高帶著我們開進了一般小房車開不進去的地方然後接下來的一小段路就下來走,其實應該可以繼續前進但我們不太敢冒險。這樣看起來好像還好但其實開起來感覺挺恐怖的,會一直有壓在雪上趴哩趴哩咯咯作響(?)的聲音,還有偶爾積太多雪刮過底盤的觸感。

 

無疑是Super Jeep,連輪胎印都看起來超勇猛。但這些輪胎印都結凍了超堅硬的,看起來不太像是今天或昨天留下的印子。四周圍就只有我們完全沒有別的車或遊客。非常寧靜但也有種eerie感。

 

明明是一大早卻好~長的影子。

 

 

差不多到這個程度我們就走不上去了,前面有一大片因為融雪但又不夠暖再次結冰的冰層,不像雪一樣可以踩進去,走上那層冰大概直接就再滾下來,我們又不敢偏離步道太遠(請看上圖D先生腳邊有深埋在雪裡探出一點頭的步道路線木條)。於是只好放棄Hverfjall火山回到小白身邊,回到車上的時候鬆了一口氣小白還在(!)

接著就開車著翻過一個山頭回到昨天看到的地獄谷Namafjall Hverir。(其實我們這樣繞有點沒效率,但因為住的地方剛剛好就在Hverfjall火山旁所以就先去了。不過因為米湖這裡附近的景點距離都非常近而且是cluster的狀態所以怎麼玩其實都可以)

 

 

昨天看到的景象差不多就像這樣有夠超現實。不過走進去可想而知非常地臭雞蛋(這是形容詞?),四周圍都是雪原但中間有滾燙的泥漿池和轟隆隆巨響的噴氣孔。地上不是沙而是超可怕超滑還非常臭(不要再強調了)的紅色泥巴,走一步就會陷進地裡五公分左右令人非常心疼我的鞋子(之後也會非常心疼小白),然後腳還會拔不太出來…實至名歸(?)的寸步難行。

Namafjall其實是一個山區,在下面就是Hverir地熱谷,地底深達一公里處溫度大概是攝氏200度,臭掉雞蛋的味道其實是地熱的硫磺(這不會有人不知道吧)。冰島的硫磺在前幾個世紀之中一直有被用來製作火藥。

以下大量圖。

 

By the way,上幾段的圖和這張圖差不多是同樣角度,上幾段那是D90而這張是iPhone 5S,給各位參考一下應該買單眼還是用手機照就好了。(竟然是這樣比較的?!)

 

不停地冒著泡泡的泥漿。(台灣這種地方大概會有一堆攤販在賣溫泉蛋什麼的…)

 

(煙霧瀰漫和滾燙泥漿的前方那個歪倒的安全繩看起來好像這裡出了什麼事一樣…)

 

到達的時候除了我們之外就只有另一個永遠站著不動的攝影師。靠近一看發現他的相機上裝了一個專業收音麥克風,有毛(?)的那種。想從各個角度拍整個景但只要是稍微接近他就會被怒瞪,因此認定應該是美國或德國人(喂)。

 

地熱谷會吃人(?)的泥地,黃靴四周圍有如橡皮艇一般黏了一圈泥巴。

 

從地熱谷方向往Krafla方向看,地表上看似什麼都沒有但各處都在冒煙。

 

在反方向的山上有雪也有被流下來的泥漿剖開的地面。

 

四周圍除了泥漿池之外還有無數個這種像小時候捏黏土會故意塗一點黃色上去看起來像是真的硫磺的小噴氣孔。

 

或是這種自以為是小火山口的噴氣孔。

 

或是上面堆滿石塊像在控窯(?)一樣的巨大噴氣孔。

 

這種照片似乎是大家都要拍的,於是乎就趕趕流行(?)不過因為不管是泥漿池還是其他的噴氣孔都有安全繩圍住所以無法太靠近,就只有兩個這種巨大的控窯堆可以接近所以就在這裡玩了很久也拍了很多蠢照。那堆石頭不知道是不是熱的我不敢碰,但氣體倒不會很熱,簡而言之一句話就還是很臭這樣。

準備上車離開地熱谷時還非常地意猶未盡,應該可以算是我最喜歡的景點之一,而且因為時間還很早的關係沒什麼其他人,耳中只聽得到巨大控窯轟隆隆的聲響,充分享受這種在冰天雪地之中冒出熔岩泥漿非常衝突卻奇異而美麗的不協調感,走在噴著熱氣的土堆之間真真切切地體驗著這塊冰與火共存的土地。離開前努力用四周圍的雪清掉鞋子上頑強的地熱泥時實在很想對著一名剛剛才抵達穿著UGG雪靴的漂亮女生說祝妳好運。

 

 

然後我們就開著小白前往Krafla,途經發電廠,應該是因為週一開始上班的關係從路口一直到發電廠再過去的部份都還算頗順暢(注意這個電管入口不是在主要幹道的路口,要從1號公路轉進一個插著Krafla木條的小路再開個幾公里才看得到。這條路沒有編號,路況網上也看不到)。直接無視Visitor centre的我們就直接一路開上山坡努力向前,試圖想要更接近Viti火山湖但還是在半山腰上宣告失敗,大概是因為這裡已經過了發電廠的範圍他們就覺得哎呀隨便啦~(?)上面的雪太深看起來太有勇無謀於是就在旁邊也停了一台車的小平台上停車下車步行。(其實這個小平台根本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停車,但因為不是完全積雪看得到地面而且旁邊有一台車所以就跟著停了…)

結果轉身一看發現美得令人屏息的絕景。

 

 

其實我來之前根本不知道Krafla是什麼鬼東西(喂)只知道這裡有個發電廠,不知道可不可以參觀可以參觀的話我們也沒什麼興趣,但總之這裡就是一團景點到了再說(咦)。完全沒有想到會看到這種景觀,也從來沒有在其他Blog上面看過,也許是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是春夏季的時候來,這時候完全可以直接開上去到Viti所以很少有人會回頭望,即使有也是一片綠地草原吧。幸運地看到在大雪谷之中噴著熱氣的發電廠害我像小孩子一樣超興奮在雪地裡又叫又跳很久。

 

 

於是就開始努力攻頂(攻Krafla是不太可能的了…至少想看看美麗的Viti火山湖)。D先生又先走一步還可以看到一邊走一邊留下從Hverir帶來的泥土。

 

仍然努力在清鞋子的我。

D先生說這張背景很像某種Apocalypse。

所以就是世界末日要來臨了我仍然在清鞋子。

 

這裡是雪崩過嗎…?

這讓我想到Guesthouse的阿姨說如果四處亂晃的話會掉進洞裡…。

 

然後才一個不注意就有個小朋友亂晃出去了(楞)。

又在找廁所的D先生說其實那個小屋是公廁,走到那裡的時候完全變成這樣:

從來沒看過堆這麼厚的雪…應該是至少兩公尺高的資訊牌都完全不見了…。

 

接著來到了一個觀景點和有資訊牌的地方,就拍了一張照以免遇難然後繼續往前走。

 

不過這塊資訊牌完全沒有標明我們到底在哪裡…一直往前走一直都是這副光景。

 

有些老舊的輪胎印和快要被積雪淹沒的反光條,也沒有別的人,只好跟著它們走。還有一些路口插著Staff only的牌子,和許多雪上摩托車感覺只有雪地老手走過的痕跡。終於在離開觀景點一段路的時候看到三兩個遊客從上面走下來,趁機趕緊抓住他們問了一下到底是上不上得去火山湖(當地冰島人在這個季節似乎也沒特別在管理這些景點,你覺得上得去就上去試試看吧←這種感覺)他們說是可以就順著有輪胎印和腳印的路線走,但是火山口全部都結冰了,這時候的我們覺得大概跟Kerid火山口差不多的樣子吧,還是想去看看,就向他們道了謝之後繼續前進。

結果走了好久也不太確定有沒有走對之後看到的是這個東西…

 

 

一瞬間理解了全都結冰是什麼情況(登楞)。

坐在邊緣的時候看著火山口自我陶醉有種淡淡的哀傷,估算了一下到底走下去火山口的話上不上得來之後就決定投降打道回車。下坡就輕鬆很多,而且比起剛剛上來時這次知道目的地,面對著山腳下的Krafla發電廠和太陽非常地心曠神怡,小跳步走在輪胎印上下山了。在跟Viti相反方向的Leirhnjukur硫磺地獄其實我也非常想去,似乎是跟Hverir地熱谷有點像但是不太一樣光景的地熱區,不過因為應該要在雪地裡某個點可以轉向的我們怎麼找都找不到那條路,沒有腳印也沒有輪胎印,唯一就只有Staff only和一個施工中的標示,覺得太危險就放棄了。

 

發電廠全景。

 

回程的時候遇到幾小撮遊客,然後在車子裡休息了一下吃了pack lunch,在完全要離開的時候來了超多遊客,所有人都看到這裡有停車就也停在這裡下車步行…如果晚了一兩個小時來的話大概就不用在山上那麼慌張想說到底是有沒有走錯,不過也會因此而在神清氣爽大雪山的微散步的時候被遊客擾亂心神(是要有多寧靜)。之後迅速在Visitor centre看了一下發電廠相關的資訊之後就離開了Krafla區。

因為沒看到Leirhnjukur的我萬念俱灰(?)就哪裡都不想去了。看到Guesthouse阿姨給我們的米湖地圖想說去看看Skutustadir偽火山區也覺得因為雪堆太厚的關係實在很難看得出來是火山坑。(陸地上、甚至住宅區之間和湖中都有像月球表面一樣的那種坑洞,非常特別但因為範圍很大如果不是去坐小飛機鳥瞰這區的話滿難感動的。小飛機在溫暖一點的季節時會有tour)

然後其實Dimmuborgir火山石迷宮和Grjótagjá溫泉洞其實我們都有去但因為雪積到路實在看不太清楚路轉來轉去一直找不到這些景點所以就沒有再深入尋找。

於是我們就決定先前往Husavik,當時差不多下午四點左右,跟Husavik的Guesthouse主人約八點到九點check-in之間不過想說可以先去它的港口或鯨魚博物館看看,或是打電話給主人問問看能不能早點check-in。

在前往Husavik的途中終於拍到肖想(?)很久的超可愛冰島馬。比一般的馬更加毛絨絨而且腿真的超短讓我有種失散多年還是相見恨晚的感覺

 

超可愛會一直湊過來觀察你。

淺咖啡色這隻非常帥氣(雖然腿一樣短)。

 

相對地深咖啡的這隻臉就…

好短!!

 

妳誰啊有沒有吃的

 

沒有喔

 

那閃遠一點

 

據說我是這個樣子。

 

總之拍完冰島馬之後我們就繼續前往Husavik。對Husavik的第一印象是下了車之後撲面而來的魚腥味。

在Husavik的住處Guesthouse Árból是本次旅程中唯一沒有在Booking.com上訂的Guesthouse(因為找不到)不過因為是某些台灣部落客推薦的所以就想說應該還不錯。出發前的e-mail通訊是跟一個名叫Ella的女生,她還很熱心地說需不需要幫忙預定賞鯨船的船票,然後我問了她路況等等,總之就是寫信講屁話也沒問題(?)讓人很放心的感覺,雖然雙人房其實不算是非常便宜。

利用GPS非常順利地到達了Árból約傍晚五點多,在門口看了一下因為主人並不住在同一棟、而且講好了八點到九點之間check-in決定還是先不要打擾他們。正要離開的時候撞見了正要打電話給主人詢問空房的兩名德國大叔,和另外兩名同樣也想問探頭探腦的芬蘭年輕人。德國把拔說主人的號碼電話中打不通,芬蘭年輕人問了我們訂房多少錢之後就消失了。然後突然又在路邊出現了一位完全不會說英文的冰島大嬸,她一邊講電話一邊朝著德國把拔衝過去,然後一把將手機塞到德國把拔的臉旁比手畫腳地示意叫他說話。場面非常混亂,我們在旁邊完全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事後我說我以為他們是互相認識的,德國把拔說才沒有他當下完全也被嚇傻了。

總之德國把拔說電話中的是Árból的負責人(的樣子),她會在兩分鐘之內趕過來,叫我們在這裡等。於是我們就跟兩位德國把拔在路中央閒聊,聽我們說這是我們第一次來冰島,驚奇地說我們怎麼敢第一次來就環島,而且是這種季節(蛤?什麼?)。他們兩個好像是第五次來,兩人都非常愛冰島,看了不少次極光(好—羨—慕—),還喜孜孜地把他在進到米湖前的高處觀景台蹲等日出的照片給我們看,笑容非常得意。

 

這個就是在進到米湖區之前的觀景點,開車越過地熱谷旁的那座山會看到。

另一個角度拍Hverfjall火山。

 

沒等多久就來了個年輕女生開門放我們進去,在裡面也協調了半天場面仍然混亂,同時剛才的兩名芬蘭年輕人又出現開始講價,弄了好久才發現那位冰島大嬸好像只是主人的朋友還鄰居什麼的,看到Guesthouse路邊有人在等就熱心地急急忙忙幫忙打電話,不過因為主人本人似乎還在健身房還是游泳池什麼的所以派了個會英文的年輕女生跑過來…總之一切就是一團亂,不知道是朋友還是鄰居的大嬸用冰島文嘰哩咕嚕、英文其實也不是很好的年輕女生手忙腳亂翻譯、芬蘭人在談價、德國把拔堅持想先看房間,然後D先生的卡和我的卡都刷不過但後來發現是因為她們都不會用那個刷卡機於是就對我們說先拿了鑰匙待會七點鐘的時候再過來就會有負責人會在這裡等我們。

年輕女生說因為是淡季的關係所以不會為我們準備早餐叫我們自己到隔壁的麵包店買,因為這樣從原來的一間房間14300克朗降到10000克朗。總之很傻眼的我們也沒有別的選擇,鑰匙拿了就先走了(太多人擠在一小間似乎不屬於當場任何人的辦公室裡)臨走前請那位年輕女生推薦了兩間餐廳,分別是Salka和Gamli Baukur。

離開了混亂的場面之後就先到港口去看看風景和探探明天要上賞鯨船的路,也順便看看鯨魚博物館是不是還開著。比較起Hofn的港口,這裡的港口氣派多了。

 

臨海的小教堂。

 

 

附近的建築物都被畫得好可愛。

本來想看看鯨魚博物館的我們發現門口貼了這張紙條:

今天剛好是三月的最後一天啊啊啊啊!!

不對重點不是這個Why反而是開冬天而且這種室內的東西有差嗎???冰島人真的有夠隨意…(仰天跪倒)我想也許是因為冬天沒有賞鯨船就讓遊客看看鯨魚博物館望梅止渴一下不過重點還是這種室內的東西開全年—(略

不過因為有另一個在螺旋梯上的門是開著而且陸續都有人進出所以我們就想說碰碰運氣,冰島人都這麼隨意不小心走進別人家裡應該也沒關係吧?(沒這回事吧)

 

結果在走上螺旋梯之前D先生就被拉進這道門裡(楞)。

還沒來的及反應過來的我也跟著走了進去(咦)。

是個笑開懷的冰島大叔很興奮地手舞足蹈(?)叫我們跟著他進去看,本來想說他是要帶我們走後門進到鯨魚博物館裡,沒想到進去這道門之後經過一個像是冰庫的塑膠簾,還有一道類似船艙裡防水的那種門把是轉盤的門,裡面的氣溫驟降到我穿著羽絨衣都還是覺得冷的要死,越看越不妙的我想說這什麼超展開是不是要把我們關進去當冬季冰島人的儲備糧食。

 

結果裡面是個像是保險箱銀行一樣的地方,大叔得意地打開了一個保險箱給我們看他的珍藏,全部都是腐爛掉的魚類海鮮還有羊頭什麼的。據說因為這些腐爛掉的東西會讓自家的冰箱非常臭因為溫度不太夠低(可以想像)但他們又特別愛吃,所以冰島人會到這裡來租一個小格子專門放腐爛掉的東西,隨時可以來藏寶。

 

 

裡面其實很暗而且又超冷所以我根本對不太到焦…大叔說這裡大約零下二十度左右,確實隱約有點魚腥味但不會太糟糕。看完半個羊頭快被凍僵的我想要趕快出去,沒想到大叔又喜孜孜地開了別人的格子(可以這樣嗎)給我們看一條腐爛完成被凍成冰柱堅硬到可以拿來當兇器的小鯨魚表情仍然是安祥的微笑,雖然是冷凍著但還是可以聞到強烈的腐肉氣味,冰島人口味真重。

走出冰庫的一瞬間我有種回到現世的感覺。

聽大叔說這是個冰島人的傳統但現在已經很少人在這樣做了。想想也是如果是我的話超商什麼的都買得到真空保存的腐肉,沒有必要這樣自己處理。不過大叔似乎有點落寞。

向大叔道別之後我們就找到了其中一間被推薦的餐廳Salka,本次旅程手氣很不好的我跟著D先生點了同樣的東西想說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結果超.好.吃!!(哭了)

 

D先生點的龍蝦湯前菜。我死命攔住他才拍得到這張,這位小盆友已經迫不及待秒速在麵包上先塗了奶油。

 

 

兩人都點了Fish of the day的鱈魚,好像是先裹一點點麵包粉小炸還是煎一下然後放在飯和一堆青菜上面淋上醬汁。看起來非常簡單卻直接命中十分。如果說Humarhofnin的龍蝦是頂級奢華的享受的話這餐就是在舒服的春風中樸實的鄉村漁港逛一圈(?)而且價格親民、服務生態度親切,室內裝潢簡約讓人感覺十分放鬆,堪稱本次旅遊中最值得推薦的餐廳之一。

唇齒留香地結束了這餐之後就到港口拍了幾張黃昏照。現在非常懊悔因為拍照而沒有吃到飯後甜點,一定也非常好吃。

 

 

回到Guesthouse的時候已經八點多了,跟那名所謂的負責人碰了面付了錢她就走了。也是個年輕女生,並沒有自我介紹不太清楚她是不是就是Ella本人,不過先前那位翻譯的女生說這個人是manage person not owner所以從頭到尾都沒有看到主人的樣子…總而言之這間Guesthouse就是一團迷霧。

整體來我對這間Guesthouse印象不是很好。雖然碰到的人們都很好很熱心但淡季時期管理方面非常非常混亂,還會因為是淡季就叫你自己處理早餐…。浴室是共用的,樓上有兩間,樓下也有一間的樣子,另外還有一間廁所所以不必擔心會搶廁所。雖然一切感覺都保養得還不錯但我覺得沒有很乾淨的感覺…浴室有股公廁的味道,房間裡也會不知道從哪裡飛進很多小蟲(應該是蒼蠅)這點在Trip Advisor上面好像也有看過有人提到…更恐怖的是翻開門口放的一些賞鯨或當地旅遊指南裡面還有一隻蛆在扭動……(掩面)如果有計劃住這間的話盡量不要期待太多…不過寫信給對方還是會回很快啦(但冰島不管是誰回e-mail都很快應該是很閒的關係)。

不過因為奔波了數日的我們也累的不想太在意,有地方可以過夜就好,迅速梳洗之後就在隔音差到可以聽到隔壁德國把拔的打鼾聲的陪伴之下睡了。

睡前當然還是瞪了天空兩眼。

 

 

Hints and tips.

  1. 米湖這天因為季節的關係很多地方都去不了,如果是更溫暖的時候去的話盡量米湖分成兩天,可以這樣玩:Dettifoss歐洲最大瀑布 → Selfoss環狀瀑布 → Krafla發電廠上面的步道都可以走,還可以登頂到Krafla山上 → Viti火山湖 → Hofur火山湖 → Leirhnjukur硫磺地獄 → Namafjall Hverir地熱谷 → Hverfjall火山可以爬上去走一圈 → Dimmuborgir火山石迷宮 → Skutustadir偽火山區。除此之外可以在米湖遊湖,或是坐小飛機鳥瞰整個米湖地熱區,中間穿插泡米湖溫泉放鬆一下。另外還有一個鳥類博物館可以去看看,沒事騎騎冰島馬,晚上再參加一個tour去找極光(真的別忙著自己去找除非真的很幸運…);溫泉洞Grjótagjá也值得去探個險,雖然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什麼(Google一下圖片看起來很美),總之在米湖週遭有很多很多活動可以參加。
  2. 關於冰島人愛吃腐爛的東西,國際知名(?)的腐爛鯊魚Hákarl我們沒膽嘗試,不過奇怪的是跑了幾間餐廳都沒有看到這道菜,雖然即使看到了也不會點,喜歡嘗鮮的碰油們來冰島可以試試看…基本上就是因為鯊魚是皮膚排尿所以有很多尿酸和阿摩尼亞,新鮮的狀態時有毒,要等到腐敗風乾之後那些化學反應什麼的才讓它變得可食用…有種何必呢的感覺但也會有外國人覺得為何我們要吃臭掉的豆腐,彼此彼此啦。
  3. 雖然很多地方都會說因為季節的關係還沒營業,但我的經驗是他們都是講講而已(?)龍蝦餐廳和賞鯨船都說四月才開始但分別都提早了好幾天就開始營業了。在規劃行程的時候如果是在三月底四月初或是九月底十月初有撞到類似的shoulder season的話建議可以直接寫信過去問問看,即使沒在營業他們還是會回得很快。

 

Salka restaurant:http://salkarestaurant.is
Guesthouse Árból:官網Trip Advisor
The Husavik Whale Museum:http://www.whalemuseum.is

 

 

延伸閱讀:(不開新視窗)

冰島序言/準備工作
冰島首日:Keflavik國際機場 → Reyjavik市區 → Blue Lagoon → 回到Reykjavik
冰島第二日:黃金圈 Golden Circle
冰島第三日:Dyrhólaey → Vík → Svartifoss → Jökulsárlón → Höfn
冰島第四日:Höfn → Búlandstindur金字塔山 → Myvatn
冰島第五日:Myvatn四周圍地熱區 → Husavik
冰島第六日:Husavik賞鯨船 → Akureyri → Hvammstangi
冰島第七日:Hvammstangi → Skalafell狗狗雪橇 → Keflavik
冰島最終日:結語
冰島租車環島自駕旅行懶人包。

 

 

D90、iPhone 5S
All Rights Reserved.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